大数据评价科学发明机构

肿瘤外科专家汤钊猷

发表时间: 2018-04-02 作者: 北海 来源:

摘要: 汤钊猷,中国工程院院士,肿瘤外科专家,上海医科大学肝瘤研究所所长、教授,广东新会人,从事肝癌研究,特别是在肝癌临床诊治和基础性研究方面成就显著。

 

  汤钊猷,中国工程院院士,肿瘤外科专家,上海医科大学肝瘤研究所所长、教授,广东新会人,从事肝癌研究,特别是在肝癌临床诊治和基础性研究方面成就显著。

  广东省 新会县人。1954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。上海医科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、教授。曾任 中国医学科学奖理事。60年代末从事肝癌研究,特别在肝癌临床诊治和相关基础方面成就显著。最早对 小肝癌进行了系统研究,使小肝癌手术切除后5年 生存率达到6070%,获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;对不能切除肝癌的缩小后切除的病人,其5年生存率可达68.4%,这些重大成果使肝癌“不治之症”可望向“可治之症”转化,使我国肝癌临床诊治水平长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。“ 亚临床肝癌”概念和理论的建立,被国际权威称为“是人类认识和治疗肝癌的巨大进展”。主编肝癌、肿瘤专著8本。现任原上海医科大学( 中山医院)肝癌研究所所长。在肝癌早期发现、诊断和治疗方面作出了创造性的贡献,首先提出了“亚临床肝癌”的概念。现代肝病学 奠基人汉斯·珀波认为这一新概念是人类对肝癌的认识与治疗的巨大进展。这个原理进一步引伸又提出了“不能切除肝癌”的缩小后切除。19901994年,汤钊猷两次担任国际癌症大会肿癌会主席;198619911996年,他三次组织并主持了 上海国际肝癌肝炎会议。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和三等奖各一项。1979年,荣获美国纽约癌症研究所颁发的金牌奖,主编书4本,论文440篇。

  1954年 上海医科大学医学系毕业,任上海医科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外科医生。

  1968年起,领导肝癌研究。

  1988年任上海医科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。

  19881994年任上海医科大学校长。

  1990年为全国重点学科 肿瘤学带头人。

  1989年任 中华医学会副会长。

  1990年任国际抗癌联盟(UICC)理事。

  1994年入选为 中国工程院院士。

  主要贡献为小 肝癌的研究,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益,并在国际上首先提出“亚临床肝癌”的理论,其英文专著是世界上第一本叙述 早期肝癌的作品。国际肝病学奠基人HansPopper为此书所写前言指出,“亚临床肝癌这一新概念是人类对肝癌的认识与治疗的巨大进展”。任1990年和1994年国际癌症大会肝癌会主席,1986年、1990年和1996年上海国际肝癌肝炎会议主席。1979年获美国癌症研究所金牌,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。小肝癌的理论还引申到“不能切除肝癌的缩小后切除”,1991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。1995年获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,1996年获 中国医学科学奖。主编书4本,发表论文400篇。

  汤钊猷1987年曾受到 邓小平同志的亲切接见。他领导的肝癌研究所在肝癌早诊早治、复发转移的研究居世界领先。

  汤钊猷进行抗肝癌研究38载。“过去肝癌患者是走着进来抬着出去,现在是走着进来走着出去。”汤钊猷回忆起最初抗癌研究时的情形,一脸沉重,“记得有一个晚上,五分钟内有两位病人死去,我用一部推车推两具尸体。”正是“死亡”促使他下决心终生从事抗癌研究。

 

  上世纪70年代,汤钊猷把肝癌由原来的“不治之症”变为“部分可治之症”。他提出“ 亚临床肝癌”概念,实现了肝癌疾病的早发现、早诊断、早治疗,这一创新被国际肝病权威汉斯·珀波认为“人类对肝癌认识与治疗的巨大进展”。上世纪80年代,汤钊猷又一次革新肝癌治疗理论,提出“缩小切除”概念,使过去不能手术切除的较 大肝癌,变成可能切除的较 小肝癌,进一步提高了肝癌病人的存活率。上世纪90年代,在他的带领下,“人 肝转移模型体系”建立,为防治肝癌复发转移、最终攻克癌症难关,提供了研究基础。

  汤钊猷不仅面临着打破教科书和权威所带来的压力,更承担着“早诊断、早发现、早治疗”的手术风险。

  “当时这个研究具有极大的风险。”汤钊猷告诉记者,因为“早期诊断”意味着在病人没有任何症状的时候判断其患有肝癌,并需要开刀进行确认,“很有可能开刀以后发现什么也没有。”

   幸运的是,在汤钊猷手上开刀的患者,没有一例发生事故。

  “所有的创新都有风险,越是大的创新风险越大。”汤钊猷告诉记者,没有风险的创新是不存在的,而降低风险的唯一途径就是对工作的认真负责,创新不能害怕承担风险,但是负责可降低风险。

  汤钊猷更有一套创新哲学:“创新要有符合国情的明确目标。中国底子薄、肝炎患者多,用多、快、好、省的办法为最普通的老百姓治好病情,是最关键的。”年逾古稀的汤钊猷并不服老,“医生不仅要学会技术开好刀,更要琢磨怎么决定开刀、用什么样的方法对病人更有效”。他透露,下阶段自己将把全部重心放在肝癌转移复发的研究上,努力完成剩下的“半件事”。

  汤钊猷常常告诫自己的弟子,敢于提出逆反观点,技术上精益求精,只有这样才能有所作为。

阅读量: 3821

主题词: 亚临床肝癌 中国医学科学奖 肝癌生存率

相关文章
肿瘤外科专家汤钊猷'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'
未登录
验证码不正确
验证码不能为空